目录
设置
一分3d
书页
礼物
投票
设置
阅读主题
正文字体 微软雅黑 宋体 楷体
字体大小 A- 20 A+
页面宽度 900
保存
取消
正文 第39章 意外之财
作者:会飞 的猪| 字数:3067| 大发排列3时间:2020年01月14日

没等牧惊鸿回应,方殷山抢先开口道:“小兄弟,我知道你现在有自己的想法,少年意气,也是正常嘛。不过,凡事留个余地,总不见得是坏事吧。”

说话间,他不动神色地将紫印塞到牧惊鸿手中,扫了何乌山等人一眼,便破空而去。

何乌山等人皆是一震。

这意思还不明显吗?

方殷山是在告诉他们,这小子是我徒弟了,往后想动他,先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!

几位金绶长老脸色变得无比难看。

而牧惊鸿则一脸错愕,看着手中的紫印,愣愣道:“这样也行?可是,这是玄宫少府,我就算有紫印,也没地方可以用啊。”

他一脸无语。

这紫印在手,不但没有好处,反而还把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上。

这下一来,所有人都知道他是紫印长老的弟子,都敬而远之了,还怎么装逼,怎么刷负面情绪,赚积分呢?

而且万一,方殷山有什么仇家的话,那还不盯死自己?

鸡肋!

牧惊鸿脸色越来越黑。

叮咚。

这时,系统提示也响起来:造成方殷山的困顿,魔王积分+666点。

殊不知此时,方殷山在回去的路上,也越想越觉得懵逼:怎么哪里不对劲呢?自己堂堂紫印长老,为了收徒弟,竟然沦落到这种地步,汗颜!

可是,那小家伙的进步实在太快,若是不抓紧时间,只怕自己没有机会了啊!

上次见到他的时候,跟灵武境一重天的修士打得不分上下。这次看到,竟然就能废了灵武九重天修士,那下次看到岂不是……

嘶!

想到这里,方殷山不由深吸口气,又发现自己刚才做得一点都不过分,甚至还不够啊!

……

这时,金绶长老刘臣突然环视四周,朗声道:“今天的事情,谁都不准对外传,知道了吗?否则,废除所学功法,逐出玄宫少府!”

灵武九重天的气势骤然迸发,吓得四周弟子瑟瑟发抖。

“是!”所有人头如捣蒜,应声不迭。

别的不说,单说金手长老韩武义被少府弟子所废的事情,要是传了出去,那别人会怎么看玄都城的玄宫少府?

这里的长老实力不行?

修炼环境还很混乱,弟子与长老们都不和睦?

如此一来,还有谁愿意加入玄都城的玄宫少府呢?

没有生源加入,那玄宫少府的实力肯定一坠千里,对应的资源势必大幅度缩水。到时候,不管是长老,还是弟子,日子都会不好过。

所以单说这点,刘臣等人就比牧惊鸿更想去隐瞒这些事情。

而且,围观弟子们单单口头答应还不行。在金绶长老的示意下,有银袍长老将在场所有人的姓名都登记在册,并且签订了保密协议,才肯放他们离去。

呵呵,有时候,热闹也不是这么好看的。

牧惊鸿暗自啧啧一声,准备拖着王富贵一同离去。反正他有紫印在手,也没有长老敢为难他。

这时,刘臣和几位金绶长老交头接耳地迅速讨论一下,然后快步上前道:“牧公子留步。”

“牧公子?”

牧惊鸿一脸诧异地扭头,迟疑问道:“你……是在叫我?”

“当然,除了您,还有谁是牧公子呢?”刘臣脸上堆满了笑容,说道:“刚才的事情,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,多有得罪之处,还请担待!”

谁料想,牧惊鸿资质如此惊人,又被方殷山认定为亲传弟子,将来定能一飞冲天。到时候,自己等人这区区金绶长老又算得了什么呢?

现在抓进时间低头,搞好关系,总比等将来后悔好。

这群金绶长老,人精似的人物,怎么会不明白这点呢。

“没事没事,我这人也不是什么喜欢记仇的人?对吧,再说,要不是有您刘长老刚才推波助澜,方长老都找不到我呢。”牧惊鸿呵呵笑道。

他可记得清楚,刚才刘臣可是第一个跳出来,让“指导指导”自己的人。

还说不记仇?

刘臣脸色一黑,咳嗽一声,上前一步,不动神色地将一张灵石卡塞到牧惊鸿手中,低声道:“牧公子,这是一点小意思,还请等您多多担待啊!”

“这是啥呀?”

牧惊鸿故意大声说道:“哎呀,还是灵石卡?”

他把灵石卡举得老高,对着宫门口的灯笼。灵石卡在灯笼的光芒下熠熠生辉。

叮咚!

下一刻,系统中魔王积分飞速增长。

四周弟子都一脸怨念地看着他。

“凭什么这家伙不需要签订这狗屁协议,还能拿到灵石卡的补偿?”

“就是,凭什么他连长老都打了,还不受处罚?”

“哼,有个好师傅了不起吗?看你能嘚瑟多久!”

“哼,什么狗屁长老,还不是欺软怕硬!”

当然,众人也只能暗自腹诽,不敢直言明说。

刘臣的负面情绪也加了不少,脸上堆满了笑容,但是心里恨不得把牧惊鸿狠狠地踩在地上:这小子实在太过分了!做事要做得这么绝吗?我们金绶长老不要面子吗?

牧惊鸿自然收到了他负面情绪转化的魔王积分,当即笑呵呵地将灵石卡还给他,笑道:“刘长老,道歉呢,就要真诚一点。不要心不甘情不愿的,否则,你不高兴,我看着也不舒服。”

“灵石卡,你拿走,我不缺这点灵石。”

“别啊,牧公子。”

刘臣急忙把灵石卡推回去,怕他又大声嚷嚷,便把他拉到宫门后,低声说道:“之前的事情,都是我们不对,您一定不要放在心上啊。”

“你也知道,我们都是群老糊涂,哪里见过您这种天纵奇才呢?这灵石卡,您要是不收,那我们这心里可真过意不去啊。”

“这样啊?”

牧惊鸿接过灵石卡,翻看了一眼上面的数字,笑道:“呵呵,几位长老的心可真小啊,二十万灵石就能买个心安啊。”

嗯?

二十万灵石还不够?

刘臣脸皮陡然一抖。

这时,其他几个金绶长老也一同围上来。

“牧公子,我这还有一些灵石,请您一并笑纳。”

“还有我这里的。”

……

其他几个长老也纷纷递上灵石卡,虽然心里在滴血,但是脸上还要保持微笑。

做人真的好累啊!

“想不到金绶长老比银袍长老混得还差啊。”牧惊鸿撇撇嘴,随手将灵石卡放在地上,“这灵石,我就不要了。不过,我住的院子上次毁了,不知道现在修得怎么样了?”

“院子?”

刘臣先是一愣,顺势将灵石卡第三次塞到牧惊鸿手中,讨好道:“牧公子,您的院子怎么回事?跟我说,肯定马上给您办好。”

“我倒要看看哪个家伙这么不开眼,竟然敢动您牧公子的院子。我马上将他逐出少府!”

说是这么说,他也很好奇,牧惊鸿这么强的实力,连韩武义都不放在眼中,怎么会有弟子敢碰他呢?

何乌山脸色马上变得很难看,咳嗽一声,抢先道:“牧公子,我在甲字院还有一套别院,若是不嫌弃的话,您就去那边委屈一段时间吧。”

嗯?

其他几位金绶长老都露出错愕神色。

他们很清楚,何乌山在甲字院的那套别院,可是全府最好的一间,离府中心的聚灵阵最近,灵气充沛无比。

之前很多长老想要找他买,都被他拒绝了,现在竟然要白送给牧惊鸿?

为什么呢?

这院子可价值好几百万灵石呢!

而且,他们更疑惑的是,之前何乌山对牧惊鸿的态度明明很差,但是现在却发生了大转变,莫非只是因为方殷山?

奇怪!

众长老满腹狐疑,但是也不好直问。

“这样啊!”牧惊鸿露出犹豫之色,“可是我还是比较喜欢之前的小院子啊,人多热闹嘛。”

“牧公子,您之前的院子是怎么回事?”刘臣问道。

何乌山脸色再变,急忙说道:“牧公子,我那别院宽阔。您看有多少熟知的弟子,都可以一同搬过去住。走走走,我现在就带您过去。”

说话间,他拉着牧惊鸿就走。

开玩笑,当着这群金绶长老的面,要是把之前败在牧惊鸿手中的事情给捅出来了,那自己以后还能抬得起头?

而且,何乌山很确定,像韩武义这种肯定世世代代都被钉在金绶长老们口中的耻辱柱上了。

他自然不想重蹈覆辙。

拉着牧惊鸿的时候,他不动神色地把一张钻石灵石卡塞进牧惊鸿手中,小声道:“这有两百万灵石,还请牧公子笑纳。之前的事情……”

“两百万灵石啊,嗯……那之前的事情就一笔勾销吧。”牧惊鸿故意大声说道。

你妹的!

其他几个金绶长老脸色都绿了:何乌山这老土驴,故意搞事情吧,擅自把灵石补偿提升了十倍?

两百万灵石,外加一处别院?

这老土驴到底想做什么?

刘臣等人相视一眼,也有咬紧牙根,上前道:“牧公子,刚才我拿错了灵石卡,这边有三百万灵石,请您笑纳。”

“我这有三百七十万灵石,请您笑纳。”

……

几个长老慌忙不迭地拿出灵石,生怕比别人少,显得自己的歉意不足。

他们在心里把何乌山的祖上十几代都给问候了一遍。

而何乌山也是一头雾水:莫非你们私底下也得罪过这小子?

上一章| 下一章
投月票 投推荐票 打赏
×
账号余额: 0 书海币 | 本次花费 1000 书海币
去充值
鲜花
100书海币
咖啡
200书海币
神笔
500书海币
跑车
1000书海币
别墅
10000书海币
礼物数量
-
×
20
+
赠言
送礼物
投月票 投推荐票 打赏
×
账号剩余月票数 0 如何获得月票?
月票数量
-
×
20
+
赠言
投票